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面对2020年上半年全球经济的严重萎缩,工业金属价格已经明显反弹。铜价已经反弹至年初新冠疫情爆发之前的水平,铝价虽然低于2020年初,但已远离近期低点(图1)。铁矿石价格创下今年以来的新高,不过钢铁价格下行明显(图2)。

 

1:铜价已反弹至2020年初水平,铝价已脱离低点


 

22020年以来,铁矿石价格创下新高,而钢铁价格下跌


 

近几十年来工业金属的供应量一直在增长,大多数工业金属的反弹多少有些令人吃惊。相比上世纪90年代,目前世界上充斥着工业金属。在过去的25年里,铜矿年产量增长了112%,钢铁产量增长了162%。自1994年以来,铝和铁矿石的开采供应量分别增长了235%243%(图3)。人们可能会认为,新冠疫情导致经济活动急剧下降,工业金属价格会因此大幅下跌。那么,是什么支撑了价格呢?

 

3:金属泛滥的世界


 

全球需求下降对金属行业的影响,正与新冠疫情对供应的冲击部分相抵。由于170名工人的COVID-19测试呈阳性,南非在3月关闭了世界上最深的金矿。同样,秘鲁和赞比亚的铜矿也因同样的原因在3月和4月关闭。6月,位于智利丘基卡马塔的一座大型铜矿停产,当时巴西最大的铁矿石生产商因其中一座矿井爆发新冠疫情而暂停了10%的生产。而且,由于担心新一轮疫情爆发,全球需求可能复苏缓慢,全球出行大幅下滑,矿业公司正在推迟对新矿业业务的投资。

 

从本质上讲,铜和其他工业金属陷入了一场拉锯战,新冠疫情的爆发同时威胁着需求与供应。如果疫情消退,需求和供应都可能反弹。

 

需求展望

工业金属也可能受到建筑行业发展的影响。如果新冠疫情过后人们的工作习惯发生改变,办公楼建设明显放缓,工业金属的需求可能会下降。

 

中国是工业金属需求唯一且最重要的来源。中国购买了全球40%50%的原铝、铜和钢,同时消耗了全球近三分之二的铁矿石。不过,这些数据多少夸大了中国在这些市场中的作用。虽然中国购买了很大一部分原材料,但其购买的大约三分之一到一半的商品是作为中间产品或制成品的部件再出口的。

 

中国将于716日公布第二季度GDP数据。中国一季度GDP下降6.8%,二季度数据有望转正。几乎所有中国指标都显示,第二季度中国经济活动反弹。

 

在过去的15年里,工业金属与中国经济增长表现出高度的相关性,但往往存在长达18个月(6个季度)的显著滞后。如果经验可以指导未来,那么,新冠疫情对金属需求的真正影响可能在6个月至1年甚至更长时间内都不会充分显现。因此,2020年一季度与二季度中国和全球需求的下降可能会对2021年的价格产生很大影响

面对2020年上半年全球经济的严重萎缩,工业金属价格已经明显反弹。铜价已经反弹至年初新冠疫情爆发之前的水平,铝价虽然低于2020年初,但已远离近期低点(图1)。铁矿石价格创下今年以来的新高,不过钢铁价格下行明显(图2)。

 

1:铜价已反弹至2020年初水平,铝价已脱离低点


 

22020年以来,铁矿石价格创下新高,而钢铁价格下跌


 

近几十年来工业金属的供应量一直在增长,大多数工业金属的反弹多少有些令人吃惊。相比上世纪90年代,目前世界上充斥着工业金属。在过去的25年里,铜矿年产量增长了112%,钢铁产量增长了162%。自1994年以来,铝和铁矿石的开采供应量分别增长了235%243%(图3)。人们可能会认为,新冠疫情导致经济活动急剧下降,工业金属价格会因此大幅下跌。那么,是什么支撑了价格呢?

 

3:金属泛滥的世界


 

全球需求下降对金属行业的影响,正与新冠疫情对供应的冲击部分相抵。由于170名工人的COVID-19测试呈阳性,南非在3月关闭了世界上最深的金矿。同样,秘鲁和赞比亚的铜矿也因同样的原因在3月和4月关闭。6月,位于智利丘基卡马塔的一座大型铜矿停产,当时巴西最大的铁矿石生产商因其中一座矿井爆发新冠疫情而暂停了10%的生产。而且,由于担心新一轮疫情爆发,全球需求可能复苏缓慢,全球出行大幅下滑,矿业公司正在推迟对新矿业业务的投资。

 

从本质上讲,铜和其他工业金属陷入了一场拉锯战,新冠疫情的爆发同时威胁着需求与供应。如果疫情消退,需求和供应都可能反弹。

 

需求展望

工业金属也可能受到建筑行业发展的影响。如果新冠疫情过后人们的工作习惯发生改变,办公楼建设明显放缓,工业金属的需求可能会下降。

 

中国是工业金属需求唯一且最重要的来源。中国购买了全球40%50%的原铝、铜和钢,同时消耗了全球近三分之二的铁矿石。不过,这些数据多少夸大了中国在这些市场中的作用。虽然中国购买了很大一部分原材料,但其购买的大约三分之一到一半的商品是作为中间产品或制成品的部件再出口的。

 

中国将于716日公布第二季度GDP数据。中国一季度GDP下降6.8%,二季度数据有望转正。几乎所有中国指标都显示,第二季度中国经济活动反弹,包括与大宗商品市场高度相关的狭义经济活动指标李克强指数。该指数由三个因素组成:银行贷款(40%)、发电量(40%)和铁路货运量(20%)。

 

与中国官方GDP不同,在新冠疫情导致中国经济停摆期间,李克强指数并未出现负增长,增长速度仅仅从去年12月的8.9%下降到了1月的0.9%。之后,2月同比增速为2.3%3月为2.2%4月为3.3%5月为6.6%(图4)。照此计算,中国工业增长放缓的程度实际上没有2014年和2015年严重,持续时间也不长。虽然,李克强指数反弹,中国二季度GDP可能恢复正增长,对工业金属来说是利好,但中国境外需求仍然相当疲弱,可能会在未来数月内影响中国出口增长。

 

45月李克强指数增速反弹

 

在过去的15年里,工业金属与中国经济增长表现出高度的相关性,但往往存在长达18个月(6个季度)的显著滞后(图5和图6)。如果经验可以指导未来,那么,新冠疫情对金属需求的真正影响可能在6个月至1年甚至更长时间内都不会充分显现。因此,2020年一季度与二季度中国和全球需求的下降可能会对2021年的价格产生很大影响。

 

5:在过去15年中,铜价往往跟随李克强指数而动,但有一定滞后


 

6:所有工业金属都对李克强指数的变化反应强烈


 

 

 
话题:



0

推荐

Erik Norland

Erik Norland

21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芝商所(CME Group)执行董事兼高级经济学家。他负责撰写全球金融市场的经济分析,其中包括识别新趋势、评估经济因素并就这些因素对芝商所及公司商业策略,以及各类市场交易者的影响进行预测。 (如有问题需要讨论,请邮件至KreabCME@kreab.com)

文章